长沙34岁二胎妈妈在医院跳楼,此前曾被弄错血型

医院曾单独两次找过魏慧军

12月15日周日,在家休息的魏慧军从家里出来,8点左右打车来到湖南航天医院。从医院的监控视频中看到,她走进电梯,直接按了通往顶楼16楼的电梯按钮。半个小时后,魏慧军从楼上坠下。

彭先生告诉记者,警方已经通知他们,妻子坠楼排除了他杀,所以这件事并没有进行立案。目前警方正在对他们和院方进行调查协调。

魏慧军回到家后,十分后怕和恐慌,11月份再次找到医院,要求查明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并提出道歉赔偿等要求。医院医务部的工作人员承认,血型是弄错了,但是并未给魏慧军进行输血,所以不会造成影响。医务人员表示,虽然血型弄错,但未造成任何后果,只是导致魏慧军心里不舒服。就好比把鞋子踩脏了,给擦干净就好了。

彭先生认为,验血乌龙发生后,魏慧军背上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情绪也很不稳定,经常失眠,但医院的态度却一直很消极,也没有对产妇进行心理疏导,这才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

展开全文

“出事前一晚,妻子并没有什么反常的迹象,事发的前晚还和儿子一起聊天看电视。”彭先生在指责医院应当承担责任的同时,也在自责。“从来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这段时间我自己也确实太忙,每天早出晚归,和她的沟通太少了。”事发后,彭先生一直坚持待在医院的太平间,他认为以前陪妻子的时间太少,现在想多陪一陪。

魏慧军34岁,老大是个儿子,女儿刚满2个月。她和丈夫一起办了一所幼儿园,她任园长。在家人和同事眼中,她是一个单纯和善良的人,谁都没想到她会从16楼跳下。

记者来到湖南航天医院医务部,工作人员表示,他们认为死者的死亡与血型错误没有关系,至于死者疑似跳楼自杀一事,警方已经介入,他们不做表态。

几天后,魏慧军在出院前去看望刚出生的女儿。这个时候新生儿科的另外一位医生再次就血型问题向魏慧军提出异议。魏慧军和丈夫非常生气的指责了医生,“明明之前已经询问过,过了几天再次询问,这说明资料一直没有更改。”

魏慧军通过网上查询了解到,血型弄错进行输血会导致死亡及其他不良后果。看到这样的结果,魏慧军心里更加纠结,害怕后续会给母女健康带来隐患,非常担心。彭先生表示,在那之后,他感觉妻子情绪不对,一直处于纠结、郁闷状态,夜里也常常半夜惊醒。

发现血型弄错 曾和医院因此闹矛盾

掰断护栏 从16楼坠下

原标题:长沙34岁二胎妈妈在医院跳楼,此前曾被弄错血型

在魏慧军坠楼时,她的丈夫和儿子刚起床。获知妻子坠楼的消息,他一下蒙了。“你妈出事了,你待在家里。”给儿子留下一句话后,他飞奔向医院。十几分钟后,当他赶到医院时,魏慧军已经抢救无效死亡。他趴在妻子的遗体上泣不成声:“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啊。”

警方排除他杀

9月底,魏慧军和丈夫再次来到医院,准备接女儿回家。在办理离院手续时,他们要求院方出具一份“验血错误,如导致不良后果,需医院担责”的承诺书,不然不办理出院手续。但是这个要求被院方拒绝,并派遣保安人员盯住夫妻两人,不让魏慧军夫妻离开,一直僵持几个小时后,在警方协调下,才准许魏慧军夫妻带着女儿离开医院。

彭先生说,12月初,医院工作人员才找到他们协商,应允赔偿5000元。实际上这笔赔偿款没有到位,医院工作人员还到妻子工作的幼儿园单独找过她两次,具体说了什么,妻子并没有告诉他。彭先生表示,妻子最后走上坠楼这条路,可能是与医院的工作人员单独两次找上妻子有关。

彭先生说,他的妻子坠楼的楼梯间是监控盲区,她是如何坠楼,在楼梯间发生了什么都无从得知。但是妻子当天跳楼前曾拨打了110,向接线民警哭诉自己的遭遇,民警耐心地安慰了她。在挂断电话后,过了几分钟,不知为何,她还是跳了下去。

早在今年9月份,魏慧军发现,产检时医院将她的血型验错,从O型变成了B型。这之后的两个多月,魏慧军和家属一直在与医院沟通协商,希望医院能给个说法。魏慧军丈夫彭先生说:“之前医院明明已经承认的验血错误,现在人死了,他们却改口不承认了,要求我们去提供第三方的检验报告来证明。”

为了不让妻子心情受影响,彭先生独自处理此事,不让妻子过问。他说:“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我们说的话她(魏慧军)不肯听,一直在纠结,‘他们医生这样搞,是不是给我打错药,我是不是该治疗,他没给我治疗’。”

在医院的16楼,电梯右侧就是魏慧军坠楼的地方,玻璃窗前有着四根不锈钢的防护栏,魏慧军把其中的一根防护栏拽开,钻过去后跳下。魏慧军坠落地点位于医院大楼前坪,阶梯旁边的一处不锈钢垃圾桶呈现凹陷状。

12月15日早上7点半,长沙岳麓区居民魏慧军更新了自己朋友圈,“自从我发现医院出现问题之后,院方从来都没有一个好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答案,曝光出来之后,就打着慰问的旗帜来对我说‘别我伤一千,你伤八百!’第二次又不约而至,带着孩子打完疫苗,临回家前还不忘嘱托伤我八百的话!”时隔仅一小时不到,魏慧军从医院16楼跳下身亡。

今年9月18日,魏慧军在医院产下了一名女婴,但因为是早产,婴儿还需要在恒温箱观察一段时间。因为孩子黄疸比较严重,新生儿科的一位医生打电话询问魏慧军是什么血型。魏慧军从医生那里得知她的检测报告单上是B型血,可是自己一直是O型,怎么会变成B型?刚刚生产完的魏慧军并未在意,心头全是喜得女儿的幸福。


2020-01-05 22:59admin admin 点击